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生风采 > 古筝风采 >

女子欲网贷提现,客服主动信用卡套现垫资,还

在银行申请过贷款的人都知道,申请人必须提交自己的收入、财产等证明,并等上一段时间的审核,银行才有可能批准这个贷款的申请。然而,有些人拿不出相关证明,也不想等这个审批的时间,他们就会去找网贷,以为这样就可以“空手套白狼”。实际上,在网络的那一头,可能有“狼”正等着来“套”你。晋江的苏女士,最近就这么被骗了。
 
晋江:女子网贷为提现多次汇款,客服竟说要“卖肾”帮垫资
自动播放
<>在银行申请过贷款的人都知道,申请人必须提交自己的收入、财产等证明,并等上一段时间的审核,银行才有可能批准这个贷款的申请。然而,有些人拿不出相关证明,也不想等这个审批的时间,他们就会去找网贷,以为这样就可以“空手套白狼”。实际上,在网络的那一头,可能有“狼”正等着来“套”你。晋江的苏女士,最近就这么被骗了。被父亲“家暴”?原是儿子两年欠了16万网贷男子骑车后忘关锁欠费两千万客服告诉他不急美女共享单车忘锁被人骑走,反馈客服说没事,没想到随后让交1000元21岁女孩跳楼自杀,父亲整理遗物发现重大“秘密”暴力学霸卖家讲小龙虾吃法:既生动形象又眼前一亮淘宝会员打电话“怒斥”客服:叫你们老板接电话!下一秒傻眼!充值办卡后,商家关门了咋办?动物园巡逻车曾进行高音喇叭警示为了退ofo押金 我们拨打9次电话才接通 客服:不到15个工作日不退网贷的钱,你会还吗?年轻妈妈被5万网贷压垮,从8楼跳了下去巴基斯坦:“网红”女子疑被兄弟“荣誉处决”全国最大铁路客服中心:日呼入量最高纪录9万余个广州:女子欲跳湖轻生 幸被保安就起银行美女柜员说外语,太厉害了乘客坐票变站票很愤怒 临时通知 不好意思
苏女士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做“恒信金融”的网贷公司,就通过qq和其中一个客服加了好友。
 
(客服)
 
“我们是个人无抵押征信贷款,不查征信,只要填写下您个人的基础信息,然后我就会给您的信息进行包装,就可以提交贷款申请。”
 
 
苏女士想贷款五万两千元,客服算了一下,说这样她需要先支付两千多元的包装费。苏女士觉得这费用还行,就把包装费汇到了客服指定的银行账户,下载了恒信金融的app,并在上面操作。然而,没多久,app里跳出消息,说苏女士的账户存在风险,无法提现。客服说,要解决这个问题,苏女士得先买一份保险,再存一万五千元到指定账户作为流水。
 
(客服)
 
“您的保险基础金为9800元,您购买成功之后,平台将返还95%的保险基础金到您的账户。”
 
(苏女士)
 
“可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了 。”
 
(客服)
 
“女士,您找您的朋友周转一下,购买成功之后 就能正常下款,到时候您归还您朋友就可以了。您赶紧想想办法,因为您的账户 必须解除风控才能正常下款。”
 
 
苏女士赶紧找朋友借钱,买了保险,充了流水,然而还是提现失败。这时候,客服焦急地告诉苏女士,她的个人信息存在虚假情况,可能会被银监会盯上。
 
(客服)
 
“如果被查到了,银监局的人会把传票寄到您的所在地,让您到上海接受调查。”
 
(苏女士)
 
“调查也没用啊,我真的没地方借了。”
 
 
在这个过程中,客服说,苏女士必须赶快往指定账户里汇入三万元,才能避免被调查,要不然,她之前转账过去的钱,就会被冻结。于是苏女士又开始到处到处借钱。而客服也主动提出用自己的信用卡套现,先帮苏女士垫付七千五。
 
(苏女士)
 
“我快疯了!我一分钱也没借到!!”
 
(客服)
 
“我也快疯了!怎么办啊亲!完蛋了完蛋了 。”
 
(苏女士)
 
“这些朋友都不太靠谱啊。”
 
(客服)
 
“真的是遇到困难了才认得清人哪。”经理因为您的事情被老板骂了,就把气撒在我身上,这次是真的看清了,真是虚伪至极。”
 
(苏女士)
 
“那借不到怎么办啊?”
 
(客服)
 
“我只有去卖肾了。”
 
 
看到客服为了自己竟然要去卖肾,苏女士感动坏了,又七拼八凑了两万多,给恒信金融汇了过去。然而在这以后,苏女士在qq上发出的所有消息,客服都不再回应,恒信金融的app也始终停留在“提现失败”的界面上。
 
在被骗的过程中,苏女士向骗子提供的四个不同银行账户汇过款。民警的调查,就从这些账户的所有者入手。
 
(晋江市公安局磁灶派出所刑侦大队专业队副中队长 陈宝参)
 
“发现办卡的,基本都是一些跟案件的诈骗 ,不是有直接关联的人,比如说学生,他们办卡之后,出于一些利益的原因,把卡转卖给其他人。”
 
这几张银行卡的开卡人都说,他们把卡卖给了同一个人——大学生吴某。五月初,民警在福州抓到了吴某,又在泉州抓到了吴某的上线——同样是高校学生的余某。余某说,今年二月底,他认识了一个龙岩男人,对方叫他找人多办一些银行卡,以每张八百或一千元的价格“出租”给自己。
 
(晋江市公安局磁灶派出所刑侦大队专业队副中队长 陈宝参)
 
“有的人专门收这些银行卡 给犯罪嫌疑人来实施诈骗。提供的时候 他都会跟办卡的人说,要U盾,转账需要的手机号码,因为诈骗要第一时间把钱取走,会短信通知,就叫他去登记手机号码,这些配套的东西 都要提供给犯罪嫌疑人。”
 
 
余某觉得这样做来钱快,又简单,就开始找人帮忙办银行卡,吴某就是他发展的一个“下线”,帮他办出了二十五张银行卡。其中四张,最后成了诈骗分子哄苏女士汇款的所谓“指定账户”。余某和吴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诈骗,但都涉嫌扰乱信用卡管理,也可能面临刑事处罚。而余某的上家,以及诈骗苏女士的团伙,警方正在继续追踪。
 
来源:无线泉州客户端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